性別平等教育在教什麼與如何教?

文│邱怡瑄 2019年是《性別平等教育法》公布實施滿15週年,然而,臺灣社會並未因長期實施性別平等教育,而成為一個性別友善的社會。相反地,去年公投各陣營遊說期間,不僅同志教育被誤導為「人獸交、愛滋病源頭」,許多保守的性別思想更被重回社會輿論,只為了避免「孩子年紀太小被『誤導』」。 除了感嘆性平教育走「回頭路」,也讓人好奇,究竟校園內如何教授「性別平等教育」。《女學學誌:婦女與性別研究》長期關注社會各大性別議題,該議題也不例外,以下數篇文章將帶讀者了解教學現場的性平教育,及教師實際授課時所碰到的挑戰和回饋。 校園內的性別關係樣貌...

「照顧」工作誰負責:性別分工與國家介入的難題

文│邱怡瑄 隨著高齡社會來臨,「長期照顧」問題越來越受到關注。大眾除了關心該如何分配照顧責任,透過媒體近幾年多起「照護殺人」的報導,民眾也清楚意識到「照顧壓力」的存在,照顧他人的起居作息並非易事。 然而,「照顧」一事的討論不應該只出現在長輩年事稍高之時,事實上,「育嬰」及「家務」分工理應成為許多家庭分配照顧責任的「戰場」,但過去許多人都將育嬰和家務自動合理化為「女性」的工作範疇——職業婦女和家庭主婦皆然。於是,做為一個家庭中的妻子、母親和媳婦,在傳統家庭價值觀的壓迫下,不免俗地要承擔許多照顧工作。但,這是合理的嗎?...
反動的力量:談性暴力受害者、女性和親職的自主性

反動的力量:談性暴力受害者、女性和親職的自主性

文│邱怡瑄 圖│《女學學誌》第44期書封,萬一一作品 《女學學誌》第44期收錄〈性別差異及其不滿:淺析萬一一諧擬的扮裝攝影〉、〈破解二元對立,改寫能動主體:性暴力受害者脆弱性的正面意義〉、〈孕產照護邏輯:台灣女性的新生育選擇與共同修補〉和〈全球化年代下的親職焦慮與策略:評Raising Global Families: Parenting, Immigration, and Class in Taiwan and the...
Uncategoriz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