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從《女神自助餐》看見宛若日常的女性生命經驗,及當中的恐懼、掙扎與自我懷疑】#好文分享

關於性別的分析常有個比喻。#性別是一副眼鏡#我們都戴著這副眼鏡看世界。我們假設機師是男的,大學教授是男的,醫師是男的,但護理師是女的,國小老師是女的,而空服員也是女的。男人擔任主導與高階職務,女人則擔任輔助與支持的角色

#關於性別的學習#是讓我們有機會拿掉這副眼鏡#讓人做他們自己——新人從此是新人,而不必然是新郎與新娘。總統是女性,副總統是男性,而數位政委其實只一位,她稱職足矣,也不一定要有性別。

不過,這副眼鏡戴久了,要拿掉,真的沒那麼容易:

——以上文字引自文章內文

#性別 #平權 #壓迫

為何女人經常作繭自縛、「沒錯卻覺得自己有錯」?──讀劉芷妤《女神自助餐》

讀《女神自助餐》的感覺像是坐在一列火車上轟隆隆而過,眼前一只珠寶盒,裡面珍珠玉石瓷娃娃一路喀啦喀啦震動。怕壞了,拿起來輕輕摸一摸,發現瓷面上有一點細碎的裂痕,珍珠有一點舊黃的色…


Source

好文分享 為何女人經常作繭自縛、「沒錯卻覺得自己有錯」?──讀劉芷妤《女神自助餐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