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性取向或其他社會背景而進行制度性的婚姻、親子權利排除,不會是個真正平等民主的社會。同樣,以婚姻體制為戀愛、家庭關係、甚至是神聖安排,也不會是真能讓人平等的社會。

過去女性主義早已主張,以愛為名的異性戀婚姻家庭,是女人受壓迫的主要場域。同性婚姻法制化,並不代表婚姻常規性所導致的壓迫關係就能解放。

5/29(三)於清華大學人社院舉辦的「婚姻常規性?」座談,將由 #陳昭如(台大法律學院教授)、#Sara_Friedman(美國印第安納大學人類學與性別研究學系教授)、#胡郁盈(高雄醫學大學性別研究所副教授)、#沈秀華(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副教授)進行與談,預計批判性高、質量豐厚、精彩可期,歡迎參加!




Source

好文分享 以性取向或其他社會背景而進行制度性的婚姻、親子權利排除,不會是個真正平等民主的社會。同樣,以婚姻體制為戀愛、家庭關係、甚至是神聖安排,也不會是真能讓人平等的社會…